石灰洗 LimePaint 是一種使用「石灰泥漿」混合一定比例的「水」做成的古法塗料。石灰洗可以直接塗抹,或者調色後使用。因為石灰洗的塗抹方式很像是對壁面進行洗刷的動作,因此又叫作「Limewash」(這個名稱,隱含了其獨特的施作方式,比起單純用材料命名,更將這種石灰泥漿必需結合特殊施作方式的必要性,做了更完整的銓釋)。由於石灰洗這種「石灰泥漿」(又叫火山石灰泥)是用「萊姆石」以上千度的高溫所燒煉出來的「鹼性」礦物質,所以具有「防黴」與「抗菌」的功效。直到19世紀,歐洲的農夫們仍會定期在牆上塗刷用LimePaint同樣成份稀釋過的灰泥水,以防止牲口的排瀉物滋生細菌,就是這個原因。

從上至古羅馬,下至近代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濕壁畫,也是使用這種灰泥水做為原材料,混合各種天然色粉,層層堆疊來著色,需要數十道反覆的塗刷,並確認基底吸收色料的情況,直到整體色彩的飽合度讓人滿意為止。

石灰洗的運用,當代最有名的案例,是Axel Vervoordt在紐約的格林威治酒店(Greenwich Hotel) ,以wabi-sabi(侘寂,從日本茶道文化中發展出來的,一種擁抱缺陷美的概念)的精神,貫穿建築整體的設計。在這樣的空間裡,當自然光灑在壁面上,原本應該被陰影勾勒出來的銳利輪廓,神奇地被柔化和靜音,被吸收到無光飾面中,成為那不平整表面的一部份。建築物的每個表面,皆不刻意去做修飾以求平整,反而保留石灰洗在施作過程中留下的抹刀痕跡和泥漿乾涸後的肌里。在寬闊的開放式空間中,這樣的手作感隨處可見。

石灰洗原始感的壁面,和那些從荒野中取材的山石草木,重新再造的擺飾家具,互相呼應,成就一個不完美但又充滿野性與自然的空間。並喚起人們,在遙遠的蠻荒時代,人類以天地為家,以山石為床,枕溪流而高歌,與自然為伍的美好記憶。

石灰洗的製作方式

熱石灰

熱石灰是一個術語,指的是直接從石灰石(生石灰,又叫碳酸鈣CaO)來製造石灰砂漿與灰泥水的過程。作法是用石灰石直接加水反應,讓其生成熟石灰 Ca(OH)2 。由於加水反應的過程,會生成大量的熱能,因此又叫做「熱石灰」,算是LimePaint最為原始的作法。

自製石灰水

一般作法,是將未乾涸的石灰砂漿,如茶泡飯般浸泡在水中,等待1-2天左右,等水中的擴散作用充份運作後,取出表層混合水和石灰成份的浮游層,並將其混合橄欖油和天然色粉等,攪拌均勻後,以石灰專用的抹刀或刷具在牆面做洗刷上色。

石灰漆

由於「熱石灰」和「自製石灰水」兩種作法,材料的分配比重與濃度,都會受到製作者的製作技術與生產環境的影響,導致每一次製作出來的 Limepaint 濃度或品質都不一樣,較容易有誤差。有經驗的義大利工匠們當中,有人用技術和經驗將 石灰漆商品化和規格化,提供統一且施作之後的效果較容易呈現出在水準之上的商品品質。這種石灰漆為液體狀原漿,在出廠時,已按最適合比例調和上色所需施作的熟石灰和油水(橄欖油+水)比例調配完成。可以直接施作,也保留施作者施工上的彈性,可視需要再加一些水來稀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