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大師經典】
Carlo Scarpa

義大利國寶級建築大師 卡洛·斯卡帕 Carlo Scarpa
Carlo Scarpa(1906 – 1978)

設計理念

Carlo Scarpa(卡洛·斯卡帕,1906 – 1978),是 20 世紀幾個重要且著名的建築師之一。出生於義大利威尼斯的 Scarpa,對於建築,和其所處的「自然環境」、「歷史」的關聯,有著自己獨道的見解。自包浩斯所帶動的「現代主義」建築,簡約、沒有裝飾,強調經濟、標準化,並且讓機器能夠大量複製,看似帶動了整個城市面貌的現代化推進,但從本質上來說,這些建築形式,疏遠了土地、疏遠了自然,只是「現代主義」一種「功能至上」理念的延伸,卻讓建築物和空間土地、時間歷史之間的關係,被強行切割。 而 Scarpa 這位偉大的建築師,卻反其道而行,讓其經手的建築,不僅與自然有一種空間上的聯繫,更有一種時間上的沉積。

Museo di Castelvecchio(城堡博物館)

比如在 Verona 的城堡博物館(Museo di Castelvecchio) 中,巧妙的「就地取材」,運用當地的「光線」,讓裡面展示的藝術品雕像,在不同時間、不同光線角度的照射之下,呈現不同的奇異氛圍。

Gipsoteca Canovianao(石膏像博物館)

在另一個作品石膏像博物館 (Gipsoteca Canoviana)擴建案中,利用角部天窗,創造了沿牆傾瀉而下的光照效果,使得沐浴其中的頭像,熠熠生輝。

Fondazione Querini Stampalia(斯坦普利亞基金會)

在飽受水患之苦的斯坦普利亞基金會( Fondazione Querini Stampalia),Scarpa 則不把水拒之門外,反而透過適當的路線規劃,將水流引入建築,水從鐵柵門流入室內展覽室,漲落之間,賦予了空間動態的生命力。

尊重歷史的態度

在時間的沉積方面,Scarpa在五十到六十年代完成了大量博物館改造工程。改造的結果使舊建築成為不同階段建造歷史的層積,而且每個時期的特徵清晰可辨,這體現了Scarpa對歷史真實的尊重態度——還原歷史的透明性。

Olivetti Showroom 空間的巧用

此外,Scarpa 也常常讓空間中不同的構件分離、重組。比如在威尼斯的 Olivetti Showroom 當中,樓梯被四分五裂,各個踏階被徹底解放為不同的元素,有的拉長為可以擺放裝飾品的檯面,有的則與牆體聯繫在一起,構件的身份產生了模糊,牆面也由於多重元素重構組成,使得 showroom 原本狹小的空間,因為豐富性而感覺被放大了。同一個空間的其他構件,或有漂浮、下沉、插入等形式,有如不同元素間的鬥爭,充滿了張力,這些構件在空間中相異的動作,似乎是不同時間發生的,卻又同時創造了時間上的意義。

建築與土地的關聯

萊特(Frank Lloyd Wright)曾說過:「大地是最簡單的建築形式」。Scarpa 則進一步延伸了這個概念,認為建築與土地應有所關聯,這個關聯,除了空間上的,還包函時間上的。Scarpa 主張「此建築」與「彼建築」在時間上的關係,每一個擁有悠久歷史的房屋背後,都有一個有故事的村莊。「大地」如果是一棟擁有「自身歷史的建築」,蓋在土地上,緊鄰大地的「此建築」,要如何把大地這個「彼建築」的要素,帶入「此建築」當中,建立「大地」與「建築物」在「時間」上的聯繫呢?

傳統工藝的運用

Carlo Scarpa 找到的答案是古老的 「義大利灰泥 。由於 Scarpa 並不自限於已有技術範圍, 而是常常在設計中自我突破,應用一些瀕於失傳的工藝,將其融入現代建築中。如此一來,不僅挽救了傳統工藝,提升了其價值和生命力,並且通過在現代建築中運用古老工藝的方法,把舊和新,巧妙地聯結起來。這種對於傳統工藝的重視,是許多現代建築師所沒有的,也是作品中具備深重歷史感的原因。

義大利灰泥

「義大利灰泥」早在「文藝復興」時期,就自威尼斯流傳至今,在當時卻瀕於失傳的古老工藝。這是一種透過簡單技法與傳統裝飾技術來完成壁面的工藝
, 可以做出如石材般拋光效果的塗料,常用於室內裝飾,也常被使用來仿造大理石,以獲得光滑和精致的表面。因為 Scarpa 將「灰泥」大量使用在幾個知名的案子中,引導了之後 50 年的歐美高端住宅作品使用。在50-60年代,會製作古法威尼斯「灰泥」技藝的人非常稀少,甚至一個小城鎮中,只有2~3個匠師有能力施作(而我們的義大利導師也有幸參與了他的專案)。

灰泥的特性

「灰泥」是「石灰岩」經過鍛燒而成的產物。而岩石是地球的基本素材,它受自然力的作用而不斷變化,岩石本身就是一種變化的形式。一塊不起眼的岩石,比起熠熠發光的寶石,更能吸引 Carlo Scarpa,因為它上面有各種材料混合沉積的痕跡,和歲月帶來的細微差別,所有的積累和演變,都一目瞭然。

此外,「灰泥」這種特殊的塗料,刷上牆後,風乾過程又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結合,再進行一次作用,硬化為最初的「碳酸鈣」,等於為牆面披上偏石材質地的石灰岩礦。這種由「岩石」菁粹為「灰泥」,再經過時間慢慢還原回「岩石」的質變特性,加上本身在歷史的脈絡上,是一個幾近失傳的工藝復刻,這大大恰如其份地銓釋了 Carlo Scarpa ,對於建築本身,在「時間的沉積性」方面的追求與展現。

「義大利灰泥」 在視覺、觸覺上的細微洞蝕與拋光表面,幾近野外自然的礦石肌理,像是把土地自然的景觀帶進室內空間;表面的微毛細孔,具有平衡空氣與建築本身溼度的功效,這對立足水上因而潮濕的威尼斯,更是因地制宜的最佳方案。 我們可以說,Scarpa 透過「灰泥」的運用,除了找回過去在時間因素上,被建築疏遠的歷史脈絡,也找回了建築和土地自然之間,在機能方面的互相平衡、在光景上的互相延伸。

結語

Carlo Scarpa 的設計哲學,讓建築不再只是方硬冰冷,與自然切割的人造塊體。他巧妙取用了土地空間,既有的光線或流水,讓建築與自然環境兩者,融為一體;他大量在建築的牆面,使用古法工藝的「灰泥」,讓材質表現,訴說著建築與土地自然,互為表理的緊密關係,也透過「灰泥」隨著時間質變回岩石的特性,和身為古法工藝卻瀕臨失傳的歷史脈絡,讓建築與土地的歷史之間,建立了更為清晰的關係輪廓。

從今天的角度來看,Carlo Scarpa 強調細節和工藝的作法,似乎是一種對現代主義功能至上的挑戰。無論是否是對各種「主義」所帶來各種教條的抵抗,他的努力讓建築活動不再只是為了經濟上的營利服務,而是成為一種回歸人本的活動。變成一條由內在理念,走向外在實體建築的真實藝術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