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-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(output started at /home/pamateri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wordpress-seo/frontend/class-opengraph.php:73) in /home/pamateri/public_html/wp-content/themes/magic/header.php on line 13

【大師經典 】
Andrea Palladio

文藝復興晚期大師 Andrea Palladio
Andrea Palladio(帕拉底歐,1508-1580)

大師生平

Andrea Palladio(帕拉底歐,1508-1580)是文藝復興晚期,在北義大利威尼斯,最重要的一位建築師。也是歷史上第一位完全以「建築」和「舞台」設計為主業、沒有兼事雕刻和繪畫的職業建築師。生於 Padua(帕杜瓦)的 Andrea Palladio,原為磨坊主人的兒子。在 12 歲那年,他開始於當地的 Bartholomeo Cavazza 作坊當石匠學徒 。15 歲那年搬至 Vicenza(威欽察),仍以石匠為業。大約 27 歲那年,才被 Vicenza 當時的人文主義詩人 Gian Giorgio Trissino(詹·喬治·特里西諾)發掘並啟迪,轉向建築發展。

古典羅馬的影響

Trissino 曾在 1545-1547 年,親自陪同 Palladio 前往「羅馬地區」研習古建築,甚至替 Palladio 取了這個寓意自希臘智慧女神 Pallas Athene(帕拉雅典娜)之名,取代了其原有之姓 Pietro della Gondola(彼得岡鐸拉)。這段期間,墊基了 Andrea Palladio 對「古典羅馬」式建築的熱愛,開啟了 Palladianism(帕拉底歐式)建築風格的百年盛世,影響至今。 Palladio 雖然是一位地域性的建築師,其作品都集中在 Venice(威尼斯)或 Vicenza(威欽察),但他將「古典神廟之門面」與「教堂之圓頂」應用在世俗建築的影響力,已經遠遠超出「義大利」的地域限制,拓展到英國和北美殖民地了。Palladio 的建築作品中,最著名的乃是其根據文藝復興時期,重視比例原則所設計的「農莊別墅」與「教堂」。這些作品看似簡單,但是「機能性」的考量經常是與「美學」的考慮融合而為一體的。也難怪 Palladio 的建築作品幾世紀以來,一直被讚譽為文藝復興時期建築中,寧靜與和諧之精髓或範本。

建築四書

1570 年,Palladio 發表了對西方建築發展影響深遠之【建築四書】(I quattro libri dell’architettura),在此著作中,帕拉底歐收錄了各種古典柱式,其中有許多重要範例是取材自「古典羅馬」,書中也包括了 Palladio 自己作品的平面圖、立面圖與剖面圖,並附有尺寸與說明。在【建築四書】中,Palladio 就曾指出「建築」與「景觀」必須要有「密切的關係」。這種關係不僅僅是「機能」(功能)上的,也包含「美學」(視覺)上的。對於 Palladio 來說,這個「密切的關係」的建立,很大一部份就是透過「建築材料」來實現。在舊版的【大英百科全書】裡面曾經記載,Palladio 的建築物,原本都「是設計要以石材施工」的。因為「石材」不論是在機能性(堅固),或者美學(視覺)上要做到與「自然景觀」互相呼應或延伸,都是最恰如其分的選擇。

灰泥 marmorino 的誕生

當時的 Venice(威尼斯)在城市的建設上遇到一個問題,就是很多建築都是蓋在瀉湖上,建築師們擔心在宮殿或教堂等建築當中,如果過度使用真正的「石材」,會因為重量關係,導致島嶼下沉。於是 Venice(威尼斯)發展出了一種叫做「marmorino」的「灰泥」塗料。因為有著和大理石很像的外觀,所以又叫做「大理石灰泥」。是用粉狀的「貝殼」、石灰化的「大理石粉末」,再加上「熟石灰」的一種混合物。把這種灰泥塗抹在牆面上,乾燥以後,會形成一種類似皂石般完全着色、閃閃發光的表面。雖然很像大理石,但重量卻又只有大理石的一小部份。

Palladio 為什麼使用灰泥

於是我們發現,Palladio 的建築作品,幾乎很少是用石材打造。大部份都是在磚塊表面再覆上一層「灰泥」。透過「灰泥」呈現相似於石材天然的肌理外觀,並在表面留下切割的痕跡,好模擬砌石建築的接縫,不是單純為了製造假像,而是為了製造出尺度感跟裝飾性結構紋理。因為「灰泥」的質輕,加上相對於真正的石材,較為經濟實惠,這讓 Palladio 的建築風格更自由自在,富有彈性。此外,對於多水潮濕的 Venice(威尼斯)來說,這種「灰泥」還具有防霉、透氣、調節濕氣的功效,讓屋子的主人對建材的養護更為容易。因此不只是建築的外牆,有些室內空間,也可以見到整塊壁面的「灰泥」運用。

灰泥運用的範圍

因為「灰泥」在機能性上,是如此契合當地土地環境的需要,加上類天然石材的外觀,在美學上得以和自然景觀建立「密切的關聯」,因此變成是一個能夠實現 Palladio 在【建築四書】中所提到的「理想建築」概念的必要「媒介」,所以不單是內外牆的壁面運用,很多 Palladio 的建築物壁面裝飾性的「浮雕」或庭院「雕像」,也都是使用「灰泥」做為素材,或者是以木頭或磚石做基底,再覆上「灰泥」。

Villa Barbro (巴巴羅別墅)

最有具代表性的,是 Andrea Palladio 和 Alessandro Vittoria(亞利山卓維多利亞)合作的建案,位於 Maser(馬塞)的 Villa Barbro (巴巴羅別墅)。主屋神廟門廊的立面,採「愛奧尼克柱式」,但卻為壁柱形式,蓋盤被一圓拱窗所打破,並由此以「灰泥」浮雕飾延伸入山牆。建築主體後方的庭園,圍繞著一塊水池的半圓形建築,上面佈滿了 Alessandro Vittoria 的「灰泥」雕刻。

Villa Rotonda(圓廳別墅)

另一個 Palladio 著名的作品,是建於 Vicenza(威欽察)東南郊外的 Villa Rotonda(圓廳別墅)。這是一棟與山丘景觀自然諧調與融合的一棟建築,彷彿就像建築長自泥土一樣。關鍵就在建築物外牆自然石材感的「灰泥」覆面。當然也具備 Palladio 經典的建築設計要素,「神廟門廊」與「教堂圓頂」。

Vicenza Basilica(威欽察大會堂)

Vicenza(威欽察)是 Venice(威尼斯)的附屬鎮,所以 Venice(威尼斯)盛行的建築風格當然會引響到 Vicenza(威欽察)。Palladio 經手的 Vicenza Basilica(威欽察大會堂),就體現了流行於 Venice 的涼廊(Loggia),兩層樓高的涼廊立面,將原有建築完全包在裡面,而立面的構成正是影響後世深遠的 Palladian Motif(帕拉底歐母題),亦稱為 Serliana Openings(塞理歐開口)。

Loggia del Capitaninto(鎮督涼廊)

Vicenza Basilica(威欽察大會堂)對面,亦稱為 Loggia Bernardo(伯納多涼廊)的 Loggia del Capitaninto(鎮督涼廊),同樣是 Palladio 的作品。開放式的涼廊是其建築一大特色,做為鎮督面對鎮民佈達宣告之處。另外建築的正面及側面,除了明顯可見古典建築中的巨大壁柱,亦可看見牆面佈滿「灰泥」的裝飾。

San Giorgio Maggiore(聖馬嘉烈教堂)

除了別墅以外,最能表達 Palladio 之想法與手法的,應該是他替 Venice(威尼斯)所設計的教堂 San Giorgio Maggiore(聖馬嘉烈教堂)。這棟建築集合了人文主義,和拜占庭、哥德、羅馬等元素於一體,淡色之灰泥覆面,輕柔之處理,使其和充滿裝飾壁畫之義大利其它地方之圓頂教堂有很大分別。

Teatro Olimpico(奧林匹克劇院)

Andrea Palladi 最後的作品是,是位在 Vicenza(威欽察)的 Teatro Olimpico(奧林匹克劇院)。這是一座由木材和「灰泥」建成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古代劇院,其設計上,在不大的空間裡製造了宏大的錯覺,通過巧妙地使用尺寸減少的單位來實現長距離街道的視覺印象,是一種高明的空間利用手法。

結語

這位偉大的建築師 Andrea Palladio,透過對古典羅馬的美學復刻、對建築與景觀應有所關聯的理念,對古法「灰泥」的大量運用,帶動了當時 Venice(威尼斯)和其周邊地區,建築設計上,精細的「灰泥」覆面普及化現象。並引領了後世新古典主義的回首致敬,後進大師如 Carlo Scarpa 對灰泥工藝的風華再現。